您所在位置:首页 > 母婴

职业打假人王海:打假起步价30万最多1次赚百万

2017-12-23 13:20:29 来源:常德新闻网 标签:王海 打假 企业

职业打假人王海:打假起步价30万最多1次赚百万职业打假人王海:打假起步价30万最多1次赚百万

  王海42岁,山东青岛人,1995年12月,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买了两副索尼耳机,他意识到这可能是假货,紧接着又买了10副,依据《消法》第49条提出了双倍赔偿的要求,被称为打假第一人,现任和谐社区发展中心理事、王海热线消费者权益保护项目负责人、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1995年,戴上墨镜的王海出现在媒体的镜头前,直到今天,他仍然在维权打假的第一线,这20年,王海本人和中国的打假维权境况都遭遇了哪些变化,有哪些争议和尴尬,祛除很多人固有印象中非黑即白的底色,我们试图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王海和职业打假人,他不再站在舞台的中心。

  打假人王海的光环被一个群体所取代,这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鱼龙混杂”,王海说黑社会、大学生、律师等等谁都可以加入,而王海,觉得正是自己的示范意义,给行业竖起了标杆,二十年过去了,他需要面对这个群体的低价竞争,也需要适应这个时代给打假带来的变化,他厌倦了别人给他戴的各种帽子,王海更愿意用交易和成本论来描述自己的打假生涯,最多的一次打假赚过几百万,是一笔好交易,推掉造假企业光环,又赚钱,又有趣,还能受到肯定。

  划算,他给自己定了30万的打假起步价,为什么不呢?他说公司成本很高,王海说,打假从来和正义无关,赚了钱才能更高尚,“王老板”巨款买假货王海没有看央视3·15晚会,12月23日晚9点,北京南站候车室,他正准备登上开往天津的动车,天津打假分公司和物业公司的生意需要他打理,如今的王海,已不再是单兵作战的“打假英雄”,很多人爱叫他王老板,王老板有四个职业打假公司,分别设在北京、天津、南京、深圳,公司主营三种业务,帮消费者维权打假;知假买假;受雇于企业。

  替企业打假,第三种,是他生意的重头,占到整个业务的三分之一多,他的打假团队共有30多人,去年业绩不错,王海说,一共打掉一千一百多宗(假冒伪劣商品案件),照此计算,平均每人每月要打掉3宗案件,王海没有说这个数字是怎么完成的,他拿出了手机,向记者展示一张银行卡的交易记录,“这张卡是专门用来买假货的”手机里显示,去年购买假货一共消费1444笔,消费额为2025199.85元,“买了202万假货。

  赚了400多万”他赚钱的方式是索赔,上面的数字并不是全部,近日,他曾对媒体公开,“去年的打假成本在400万左右,总索赔额理论上应该有1000万”有些钱还在赔付的路上,王海说,去年,他在长春买了40多万的“问题(进口)牛肉”,计划索赔400万,“今年打算再买1000万的假货”去年《新消法》出台后,消费者获赔偿数额增多,王海打算加大投资,王老板已经不需要再冲在打假第一线,“我去现场。

  没戏,一拿出身份证,人家一看王海俩字,不就露馅了?”但个别案件,他会亲自介入,前几天,王海就去了江苏某著名村庄调查,“这个村全国闻名,有代表性,得去”“打大老虎,是顺应时代”和假货打了20年交道,王海越来越精明,他把公司业务重点放在打击大企业上,“打大老虎,这是顺应时代”,他曾发文质疑耐克的双重标准,一个月后。

  北京市工商局针对耐克的“双重标准”开出罚单,487万元,“他们也会入乡随俗”,王海认为大企业的欺诈,是消费者弱势地位的反映,但“打虎”行动并不是每次都成功,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1996年至2017年,仅媒体公布的信息,王海就有11起案子败诉,其中面对的不乏中国移动、可口可乐、广州宝洁等企业,电商的发展也改变了他的打假生态,最近几年王海逐渐让公司加强电商平台的打假比重,去年所打击的假冒伪劣涉嫌欺诈的案例中,三分之一来自电商,电商,他同样喜欢去调查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企业,他善于用数据去筛选和定位。

  比如面膜,王海让工作人员先在网上海选面膜,通过数据对比,淘汰年销售额低于3000万的,剩下的,统计是否在电视或网络上打超过十次广告,是否有足够的赔偿能力,锁定之后,重点打击,“当骗子越来越容易了”,现在通过朋友圈和QQ群,骗子很快可以收回成本,王海打假同样在衡量成本与收益,他慢慢变得温和,越来越愿意和政府合作,职业打假人王全忠说他觉得王海和其他人不一样,愿意参与政府的活动和研讨会,以前的王海。

  脾气冲,他的“假想敌”,不光是假货和造假企业,还有一些政府部门,有一次在成都,王海举报一种假药,无论怎么说,药监局的工作人员就是不受理,王海指着人家鼻子骂,还要动手打,当时他想的是“行使一个公民的批评权”,“作为了,要给我你作为的依据,不作为,也要给我依据”“后来把领导给闹来了,当时就受理了”说到这儿。

  王海还强调,当时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也没有仰仗我王海的名气,他把这些称为过去:“过去一直是这样的人”理直气壮,吴广福认识王海17年,原在深圳法制报当记者的他,见证了王海的年轻气盛,那时聊天,王海嘴里总蹦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经济建设”这些字眼,现在的王海,打假的事儿,你问一句他答一句,不再侃侃而谈,聚会时,喝二三两白酒,就不再喝了,“低调、谦虚、说话小心翼翼。

  ”12月23日,谈到现在对政府部门的看法时,王海放缓了语速:“从对抗,到合作,从不了解到了解,从不支持到支持”前年,他关了投资12年的打假网站,网站用他自己的名字命名,还在名字后面加上了颇具侦探味道的“007”,“网站浏览量走低,空耗人力财力”王海计算着成本,仍然保留的是传统的热线模式,在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8名工作人员去年接到了1200个咨询和提供线索的电话,王海强调,打假线索不都来自于热线。

  更多的是靠他业内的资源,客户传客户,退出舞台中央这些年,职业打假人已经成为一个行业,不再像20年前,王海就是打假的代名词,“想当年,王海现象,那是不得了的”武高汉回忆,武高汉是中国消费者协会原副秘书长,20年前,当王海作为“打假第一人”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后,当时全国有3000多份报纸,没有哪家报纸、哪家电视台没参与报道的,“当年讨论的深度和广度,几十年来都罕见”武高汉特意把王海请到中消协。

  集体讨论“王海现象”,参与过王海打假报道的一位记者回忆,经常是,王海刚到一个打假现场,立刻有二三十家媒体蜂拥而至,“现在,王海根本排不上号”武高汉说,去年,北京朝阳法院受理的消费者纠纷案有数百件,其中只有一件是律师起诉,剩余的都是职业打假人起诉的,其中一个职业打假人的上诉就达到92件,“跟这个人相比,王海早就不行了”王海对自己的定位是打假人的老师,但他的权威性也受到了很多职业打假人的挑战,北京职业打假人刘咏(化名)与王海打过几次交道。

  “他只是个时代的幸运儿,如果他不出现,也一定有李海、张海出现”刘咏说,刘咏翻阅了王海的一些打假案宗,“发现他打假的魄力不够,有时候点到为止”“你敢说第一个出名的,就一定是最优秀的?”刘咏反问,王海也明显感觉到,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湮没、分解了他“第一人”、“斗士”、“英雄”的标签,他坚持在微博、博客里发布一些打假案例及打假进程,截至12月23日19时40分,他的微博粉丝共64051人,连“中V”都很难算上;12月23日,他在博客里连续发布四条关于“厂商制造不合格汽车,申请召回”的信息。

  发出48小时,累积评论数为“1”,7年前,王海自筹经费,去清华、北大等高校开展消费者权益法的讲座,让他失望的是,“很多法学院学生根本不关注他的讲座,更在乎去上市公司赚钱”新京报记者随机询问14名“80、90后”,只有两人知道王海;“王海007”的热线电话,也从之前的每天十几个,减到现在的每天三五个,自己的关注度降低,王海觉得很正常,“打假人常态化了,也就不是新闻了,公众会有审美疲劳,互联网时代消费者有更多的维权渠道。

  主动性也比以前强很多”王海有意让自己离开舞台中央,“我对当一个核心人物没有兴趣,保持点神秘感,挺好”他始终不肯说出自己公司的位置,即便是新京报记者找到王海的公司,训练有素的公司员工也会下逐客令,“没有王总同意,我们不便接受采访”,职业打假人王全忠说,王海与朋友交往,表现得很谨慎,从来没有带哪个朋友去家里,“似乎始终包裹着一层坚硬的壳”但王全忠记得,一次王海向他们感慨,“朋友满天下。

  知己有几人?”“打假起步价”30万元王海在微博的自我简介里写着:一个清道夫,以赚钱为手段,以打假为目的,很多人质疑,是不是把话说反了,现在的王海,应该是“以打假为手段,以赚钱为目的”王海承认会向所打假企业索要赔偿,他说,打假与正义没什么关系,其实是一场商业交易,并且是公平交易,在王海看来,人类社会是靠交易来生活的,同样,案子的庭外和解,也是交易。

  去年,新消法规定,遇到假冒伪劣,消费者可获三倍赔偿,但王海的商业化运作有时候可索赔万倍,索赔的过程是种心理战,王海说,(造假)企业生产的商品卖十块钱,掌握证据后,也可以索赔十万元,“打假中要想得到更多钱,得拿出事实、数据、案例,让对方认为这种交易是划算的”前提是充分的信息和证据,他举例,比如,牛奶改日期,工人(卧底)已经在你的生产线上上班了。

  为什么改,怎么做,证据搜集得很详实,这些信息都掌握的,“如果同行业间,A企业掏钱让你去打B企业,你愿意充当这个枪手?”“当然,这是行业自律,只要它(这件事)有正当性”王海说,但正当性不代表正义,王海说,打假与正义无关,“这个才是正常的社会,别去标榜你多崇高和正义,那是骗人的”每天都在想着维权的王海,给公司定了30万元的“打假起步价”

  他觉得自己的公司成本高,“和警方也有很多合作”,对于不赚钱的活儿,王海提不起兴趣,“为了几百几千元去做一个案子,没必要接”拿到高额赔偿后,王海坦言,利益受损的企业可能变本加厉地生产假冒伪劣,但“我没有义务继续管下去”,“拿到了赔偿,就放纵了假货?”“我可以告诉其他职业打假人继续去打嘛,获利分我一半”王海笑了,“我不赚钱,哪来的钱去打假?与我们这些职业打假人相比,假货和欺诈对消费者的危害更大吧”王海说,死亡事件后的风险管理打假二十年,王海小心翼翼,他说自己从未被打过,有人、有企业恨,但他有自己的一套风险管理系统,一个死亡事件,让王海经常把规避风险几个字提在口头上,死者叫黄立荣,是位律师,据媒体报道,他生前受雇于一家商务顾问有限公司,这也是家打假公司。

相关资讯

  • 因为歧视华人,温哥华市政府将正式道歉|新闻早餐2017.11.4星期六
  • 5岁男孩玩耍时遭轿车碾压而过仅臀骨挫伤(图)
  • 周顗: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 高圆圆穿了一条透视裙出席活动,38岁的她容颜仍美,熟女韵味十足
  • 昌平嫌王某马家湾吵闹持刀砍人致1死3伤
  • 女男生该校20天收入过万谈恋爱本手绘封面(图)
  • 红军900万正式报价拉诺基亚 国米锁定乌鸡后卫
  • “砥砺奋进的五年”系列报告会首场报告会举行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深入解读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