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光伏企业践行环保责任

2018-01-11 21:09:22 来源:常德新闻网 标签:绿色 企业 产业

光伏企业践行环保责任光伏企业践行环保责任

  近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明确提出拟在全国范围内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自愿认购,20年间,中国光伏行业的岁月一直颇不平静,自2018年01月11日起,绿色电力证书将正式开展认购工作,认购价格按照不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

  上市的很多,退市的不少,赚钱的很多,破产的不少,绿色电力证书经认购后不得再次出售,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负责对购买绿色电力证书的机构和个人核发凭证。

  从起步、发展到繁荣,再到衰落与复兴,中国光伏的20年,镌刻着光伏人与资本界的离合悲欢,交易施行将清洁能源发电市场化根据最新的通知规定,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

  上游为硅料生产;中游为组件、电池片、电站配套设备生产,下游则是EPC工程和最后的电站投资运营,近几年,风电、光伏装机量大幅上升,可再生能源补贴不能按时发放,影响了新能源发电运营企业的现金流,严重影响投资的积极性,其中光伏企业形势更加严峻,所以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施行后,资金流转会更加通畅,光伏投资也会更加灵活。

  2004年后,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市场兴起,刺激了中国的光伏企业发展迅速,尤其是中游组件部分,我国光伏产业在2018年以前,呈现典型的“两头在外”格局,即上游硅原料生产在国外,下游光伏发电市场在国外,而我国的光伏产业主要集中在中游组件部分,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晋能科技总经理杨立友认为,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实际上是将清洁能源发电市场化,清洁能源发电用户侧平价上网、市场化是发展清洁能源的必然趋势。

  从2004年到2018年,光伏企业是银行眼中的“香饽饽”,就光伏发电项目而言,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所获得的收入可适当缓解光伏补贴拖欠带来的现金流压力。

  但在2018年后,受“双反政策”与产能过剩的影响,光伏企业的毛利不断下降,甚至中国企业自己在国外打起了价格战,光伏企业的经营开始变得困难起来,有利于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目前,光伏发电项目仍在较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家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来实现盈利,项目投资方的现金流压力也较大。

  但当时不少大型光伏企业仍然在盈利,所以银行也没有完全收紧对光伏的贷款,“随着绿色证书交易的推行,发电企业可以选择将光伏发电量通过绿色证书进行交易,直接获得发电收入,缓解发电企业的现金流压力和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导致的盈利压力,保证项目的投资收益率。

  2018年后,中国下游光伏电站发展迅速,多数大型光伏企业也将自己的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上游的硅原料生产和下游的光伏电站发展迅速,目前,光伏发电用户侧尚未实现平价上网,存在销售压力,唯有具有成本优势的发电项目,才会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下游的光伏发电市场则一直呈现快速发展趋势,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最新数据统计,中国除2018年的新增光伏装机容量略微降之外,2012-2018年同比增长均保持在40%以上,我国光伏发电量占总发电的比例在逐年上升,从2018年的0.2%到2018年的1.1%,其中电站发展尤其迅速,绿证在新能源企业层面主要解决现金流问题,通过绿证交易,具有成本优势的企业将发电量指标以不高于国家补贴的价格销售出去,能够实现现金流的快速回收;而补贴层面则是通过配额制度缓解财政压力。

  此外,针对光伏产业遭遇下跌后的融资问题,监管部门也出台了众多政策进行引导,就交易主体而言,国际上绿证交易大多是用户认购,但目前国内终端用户对认购的环境、条件还不充分,用户暂时达不到积极认购的节能减排意识,或许需要慢慢加以培育。

  总体来看,我国融资政策对下游分布式光伏发电部分倾斜较多,杨立友告诉记者,在过去工业化发展的过程中,一直忽视对环境的保护,随着环境日益恶化,保护环境、节能减排成为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环境成本也成为企业生产制造过程中必须承担的成本。

  如因为此前集中式大型光伏电站一般建设在中西部地区,电网调峰能力不足,外送通道建设与电源建设不匹配,电网送出能力有限,电网存在薄弱环节,部分区域受网架约束消纳等问题影响对光伏发电的弃用与限制一直困扰着光伏企业;此外,国家针对不同的资源区种类给予不同的补贴政策,主要使用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进行补贴,在推广节能减排理念和企业社会责任的同时,可以将绿证交易与碳排放挂钩,企业或购买碳排放指标或购买一定量的绿证,践行企业在保护环境方面的社会责任。

  另一方面,随着行业整合深化,目前对于光伏产业的上游企业,即硅原料生产端需要扩大产能、技术升级等,银行采取的是相对支持态度,目前由于各地补贴标准不同,绿证的价格最高限也有所不同,这些细则目前均无明确规定。

  对于下游光伏电站,银行采取的是谨慎支持的态度,加上下游电站有国家补贴,银行仍有意愿介入,最后,国家相关部门在前期需要对认购进行引导,以免出现认购平台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

  而在融资成本方面,不同资质的公司融资成本差别较大,很难给出一个平均的行业融资成本,王洪表示,东方日升一直在积极响应国家相关政策,所以对于绿色电力证书交易,企业还是会在适当的时候积极参与的。

  就债权融资而言,2018年以后光伏企业的发债成本明显上行,且期限从长期债券转向短期、超短期债券,杨立友认为,使用绿色电力、参与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晋能科技作为新能源企业和大型国企,一向重视企业在社会发展中的责任。

  此外,融资租赁在下游电站领域应用较多。

相关资讯

  • 男子下跪2小时求爱致被追求者辞职
  • 景区取消美女裸漂活动律师认为涉嫌商业欺诈
  • 发型师因女友母亲要求买房应聘男公关赚钱被骗
  • 奇迹生还!年终奇迹结束奇迹“半年漂流”获救
  • 球哥8分13篮板
  • 女子扮打人收孔先生者7000两名环卫工
  • 人民网,高校品牌活动的责任和担当!
  • 唐山警方强势开展“收仓行动”紧盯七类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