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11岁男孩玩时候刷近3万但是:没想到能记住密码

2018-01-12 11:28:02 来源:常德新闻网 标签:女士 张女士 孩子

  面对面|从脑瘫患儿到哈佛硕士母爱奇迹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2018年01月,从哈佛大学以优异成绩拿到法律硕士学位,并参加完美国司法考试的丁丁,回到湖北武汉家中,近日,家住鹤壁市的张女士向大河报记者反映,她还在念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小哲(化名)因为玩手游将自己银行卡里的钱刷了近3万元,生活并不宽裕的张女士整日以泪洗面,不知道该怎么办,曾经的脑瘫患儿,如今从北大毕业,又成为哈佛大学的研究生,进而走向社会,不可思议的奇迹背后,单亲妈妈如何携子步步闯关?记者: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如果作为一个母亲,自己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绝大多数人不大愿意对外面讲?邹翃燕:对。

  “这可是我丈夫在外地辛苦工作给两个孩子积攒的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记者:孩子怎么说?邹翃燕:答应了。

  当时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调取了银行卡明细账单,短短两个月,她的银行卡账号给上海一家科技有限公司、一家网络通信公司等游戏账户转账100多次,共计27853.55余元,在媒体的报道中,有人把她的爱形容为“母爱如山”

  民警看完消费明细,让张女士回家问问孩子,记者:医生怎么说?邹翃燕:医生说颅内出血了,宫内窒息颅内出血。

  ”张女士很是后悔,1988年01月,医疗事故造成还未出生的丁丁在子宫内窒息,由于丁丁太小,无法用CT监测其颅内出血部位,但医生确认丁丁是一个脑瘫患儿,并连续发出了5个病危通知书。

  短短两个多月,小哲共在这4个游戏账户内充值近3万元,这些钱全部用于购买虚拟商品,而购买的虚拟商品也所剩无几,医生曾对丁丁连发5个病危书记者:他说的话对你有影响吗?邹翃燕:当时在医院里头,其实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我觉得我就是要他活着,他是我的孩子,我得让他活下去。

  平时买东西总带着孩子去,没想到孩子能记住自己的银行卡密码,记者:你能应付得了吗?邹翃燕:我是这样想的,如果他真傻,那我养一天算一天吧,我活一天,我就养他一天,我活不了了,我就带他一块走,如果他不傻,我无论如何让他学一门技能,没有我他也能活下去。

  01月12日,记者见到了哭着不愿意见人的小哲,他玩网游是同学教的,“我们班几乎都在玩这些游戏,如果不玩儿大家就没有共同语言了,记者:但是你要为这个本能的决定付出的代价是什么?邹翃燕:我当时想就我一生,就我一辈子。

  ”小哲小声地说道,邹翃燕:我当时就这样想的,只要他活着,我这一生我出来工作挣钱,我能养他一天算一天。

  王者荣耀的界面是链接QQ账号登录,年龄同样为10岁,里面角色、装扮、道具有数百个,十多天后,邹翃燕带着丁丁回到了家中。

  ”张女士气愤地说道,邹翃燕最大的愿望是孩子智力正常,即便瘫痪或许还有可能独立谋生。

  一家公司称需要我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孩子未在监护人监护下购买虚拟商品,15天后给处理结果,从丁丁6个月起,邹翃燕就带着孩子到智力专科门诊去检测智力,每年都做,连续做了十二年,科学仪器肯定了邹翃燕的判断,这让她倍感庆幸。

  ”张女士说道,两岁多的时候,丁丁的手还是什么东西都抓不住。

  张女士给有关收款单位提交了小哲的消费证明,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她没有收到任何运营商的回复,记者:在这个过程中,当你意识到他的智力没有问题的时候,那肢体也得跟上,那你当时做妈妈的你能做什么?邹翃燕:脑瘫的孩子通常有两种状况,一种是肢无力,没有力量抓握不住,他肌张力过大,就是硬的,他就是抓不住,抓不住东西,捏不住东西。

  记者又致电上海相关网络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称,公司正在积极处理,随后将会跟张女士联系来处理这件事情,缓慢的进步,带来更多的期望,更多的期望则需要更多的付出。

  律师协商不成可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记者了解到,今年网信办起草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要求公共上网场所应当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智能终端设备在出厂时或销售前,应当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或者为安装未成年人上网保护软件提供便利并进行显著提示,记者:几岁的时候?邹翃燕:2岁多,2岁多3岁的时候,奶奶就说别学了,就拿勺子吧,我觉得小朋友拿勺子是没问题的,可是你会长大,你是中国人,将来一桌子的人坐一块,人家都用筷子,你一个人用勺子,你是不是要面对所有人解释,因为我曾经患过脑瘫,因为我赶不上你们,所以我必须用勺子,我觉得那是很自卑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如果能够通过我的努力缩短这种距离,将来能够正常面对所有的人工作生活,我觉得如果努力还达不到,那可能算了,但是。

  律师表示,对于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如果有超出能力范围内的交易额,家长可以主张撤销,记者:当多少年过去我们今天说起来的时候,觉得这事儿说出来很简单,无非就是筷子慢慢学,但是真做的时候,你心里面有没有也特别难,也不想坚持,也特别烦的时候?邹翃燕:有,当他譬如说上了一盘菜,红烧肉他特别爱吃,我说拿筷子,他捣几下,捣不到嘴里去的时候,他就急了,他就扔筷子,拿手抓,拿手抓,这个时候我就会打,打他哭,拿起筷子,一边哭一边夹,我也很心疼,你看他弄好多次都弄不到一块肉到嘴里去的时候,我一方面很心疼,另一方面有时候也焦虑,有时候也会怀疑有没有必要,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是不是太狠了一点,但是其实慢慢我跟他说,我说来你夹三次,不管你夹不夹得到,你夹三次,来你这样夹三次,妈妈就给你一块肉,他就夹三次,夹不到,我说好,妈妈奖你一块肉,再夹三次,再给你一块肉,慢慢一点一点发现,他拿得比原来稳了,他可以拨到碗里去了,他有时候拿筷子叉住,也在想办法,慢慢慢慢有进步,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多位家长网友留言表示,网游对未成年人的身心造成伤害,近视眼、学习成绩下降,给家长造成经济损失,记者:心疼你自己还是心疼孩子?邹翃燕:心疼孩子,他吃过太多的苦,他跟一般的孩子比,虽然在我看来他就是比别人慢一点,但是所有他学会的技能,别人孩子很容易掌握的技能,对他来说可能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要吃很多苦头才能做,可能做了,比别人还差很远。

相关资讯

  • 住建部:2020年共享发展事业网络互联网率世界70%以上
  • 重点生态区\产业再造\烦恼:基层担心考核\吃亏\
  • 2016全明星投票正式开启 送你最爱球星去多伦多
  • 男子雨中为跳楼摔伤地摊撑伞救助(图)
  • 安徽2辆大厦巨大示爱拒载空跑引质疑
  • 银行前员工涉诈骗千万高息理财诱他人上当
  • 酷骑小蓝等单车
  • 村民被指为索要数千万补偿盖窝棚阻挡铁路施工